阮玲玉式的大波浪、心心念念的荷叶头、颇为潮流的爆炸式样,凭借着一把推子、剃头刀、空心卷等工具,剃头师傅们总能缔造时尚,国营理发店更是承载了几代北京人对美的追求。只不过,时代还是变了。北京商报记者走访聆听了老一辈人心声,老牌的国营理发店终究没能抵挡住时间考验,四联美发成了北京城里的独苗,跟着一起黯然失色的还有传统的美业和生活服务业。消费需求日渐细分、更为灵活的管理、独具特色的贴心服务,让一批连锁品牌纷纷冒头且风生水起,老一辈的国营企业又当如何生存?

最后的国营理发店 还记得荷叶头吗

白漆脱落的老式理发椅、老式无声电吹风、剃头刀、胡刷等“古董”美发工具已经消失在当代消费者的视野中。如果将时间倒退40年、50年,老北京城里像四联美发这样的理发店,可是时尚与潮流的代名词。但凡能走进这类理发店理发,且能与“剃头师傅”聊上两句的人,必定被视为品位不凡。

一位七十多岁、家住东单附的刘老先生(化名)说起老牌理发店的消失,多少有些不舍得,“美白美发厅早就没了,几年前菜市口的一家国营理发店也关了,现在只有四联一家国营老牌理发店了吧”。

“曾与四联美发并驾齐驱的西单第一理发,已经不复存在了”,当北京商报记者问及北京人常去的老牌国营理发店时,中国老字号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高以道有着惋惜与无奈。

“除了四联美发以外,北京已经没有其他国营理发店了”,北京市美发美容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给出了同样的回复。显然,四联美发成了独苗。

随着时间流逝,国营的老牌理发店在活跃的市场环境下稍显没落,即便是还在王府井步行街这样的黄金地段,也鲜有消费者将它与时尚挂钩。刮胡刀、手动推子、热水盆、白毛巾……似乎成了几十件的老物件,就连“剃头师傅”得意的荷叶头、蘑菇头、大波浪、爆炸式样等新样式也有些过气了。在王府井金街坚守60余年的四联美发王府井店,已经开始闭店升级,改造方向也将是年轻时尚化。

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,曾经红极一时的国营美发厅、老牌理发店已于多年前注销营业。天眼查信息显示,北京市西城区西单第一美发厅鼓楼分店已于1998年5月19日被注销;北京北方服务(集团)公司美白美发厅已于2003年12月13日被吊销营业执照;北京市东城区东单理发总店京华美发厅已于1998年11月20日被注销。

根据公开资料,位于米市胡同的一家国营理发店,伴随菜市口改造区的整体升级,这家理发店拆迁了。

剃头师傅追不上tony老师? 老手艺理当传承

当下,少数国营理发店品牌存续经营,取而代之的是北京成千上万家的民营美容美发店;数以万计从职业学校学得理发手艺的理发师,同样取代了师承制的理发老师傅。商场中大落地窗、明晃晃的灯光、软皮沙发坐、穿着时尚的tony老师……符合当下消费者审美的私人理发店比比皆是,反观带有历史味道的国营理发店似乎“输”在了数量与距离上。

一位“95后”李女士表示,国营理发店只听说过四联美发,“我与家人从没去过四联美发,因为家附找一家理发店更方便”。

北京市美发美容行业协会会长陈桂钦指出,从事服务行业的企业建立起连锁体系是发展的关键,能够满足消费者的便捷诉求。“不少国营、老牌理发店内提供修面、刮脸服务,但修面、刮脸的需求与手艺并没有传承下来,让国营、老牌理发店的经典业务无用武之地”,陈桂钦谈及无人传承的手艺时有些唏嘘。

与此同时,市场化改制,让美容行业中的“国营”比例越来越少。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赖阳指出,美业多以中小微企业为主,改制成本较低、职工入股相对简单,使得这一行业较早且深度实现了市场化。如今市场上发展较好的永琪、东田、木北造型、东方名剪等通过连锁模式实现了较好的发展。

陈桂钦指出,“无论是哪个行业,‘老字号’是发展留下的精髓,更要在长久发展中掌握潮流、保持创新”。

当下消费市场日渐细化,美业市场也将迎来精准化、细分化趋势。例如,流行的日式快剪、儿童理发、男士理发等专业店,服务于单一的消费群体是未来行业发展的趋势之一。各大购物中心,用卡通形象改造的座椅、播放着儿童喜爱的动画片,已经有不少家长愿意买单的儿童理发店。

“消费者对于美业服务认知愈发成熟,消费认知成熟倒逼行业专业化”,陈桂钦认为。在美业人士看来,随着市场出现日本快剪、黑科技、儿童理发等新模式,老牌理发店需要提升专业服务水,适时转型。美业服务细分是必然趋势,这也将是行业整体服务水提高的关键点。

办卡制度阻碍美业 老牌理发店多有苦楚

对于国营、老牌理发店的未来发展,赖阳认为,企业要建立现代运营体制机制、经常组织员工培训,了解当下流行趋势,在交流中不断提升竞争力。企业的团队也要不断吸纳新人才,建立起良的淘汰机制。

陈桂钦同样认为,国营、老牌理发店应该主动创新,保持对时尚、潮流的敏感度。以四联美发为例,现阶段该品牌客群以“50后”“60后”等老年消费者为主,在未来发展中,老年客群可能会产生变化。十年后,“70后”消费群不会接受老旧的发型样式,国营、老牌理发店处境会更加困难。

不仅国营、老牌理发店面临升级压力,北京传统美业服务市场也有着类似的苦楚,转型升级、迎合当下市场诉求已经成为一件迫不得已的事情。

陈桂钦解释称,目前,北京美业市场以工作室、综合店、专业店三种模式为主。工作室的技师专业技能较高、客户群稳定,开业后的存活率较高。搭载了美容美发多项服务的综合店,长久发展会遇到瓶颈,“因为拓展会员、办卡等方式会消耗较多的潜在消费力,此类门店多会向专业店转型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市场化的美业市场因办卡制度受到了阻碍。一位曾经从事美容行业的负责人指出,办卡收钱会较早用于分红、支出等,如果无法持续引入新的收益,门店会面临资金流风险。

日前,北京市商务局与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共同制定了《北京市美容美发行业预付费服务合同》。该合同示范文本通过网站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,示范文本中设立了7天冷静期,赋予消费者7日内单方撤销合同的权利。(北京商报记者 王维祎)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